一只废猫

最近水逆(=_=)

论如何将佐鸣掰成鸣佐(11)

挣扎着还是过了死线(╥﹏╥)

我和 @暗夜女王酱 道歉

有小言风佐鸣描写,慎入


【漩涡鸣人心底的这份感情积压太久了,他每次对上宇智波佐助那双眼睛都感觉自己呼吸困难,他的真心话每每都要顺着呼吸一同吐出,却又被艰难的咽下去。
   反反复复,割伤自己的喉咙。
   他需要一个契机,喝酒简直再好不过了,喝醉了说的话是可以不用负责的。

   火影忍者杀青的时候,他灌了自己一杯,却装作灌了自己十杯。
   跌跌撞撞的来到那人跟前,听到动静的宇智波佐助将漆黑的眸子转向他这边,定住,薄唇抿了起来,轮廓冷硬,凌厉的线条仿佛能将人割伤。
  
漩涡鸣人张口结舌,宇智波就是有这种魔力,能让他瞬间失去勇气。

或者说,每个人在面对心爱的人时都会被这种魔力命中。

漩涡鸣人不知道自己傻傻的站了多久,只知道似乎等的不耐烦的佐助站起来拉着他离开包间。

一切喧嚣都在远去,黑色的门后光怪陆离的世界仿佛一场幻觉,只有掌心的温热是真实的。
真实的像个美梦。】

“哇,写的跟真的似的”

“她是怎么知道我是在火影杀青的时候和佐助表白的?”

“我更在意的是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水月捅了捅身旁的鸣人。
“我也想知道”
“加我一个”
…………

人群拢过来,困在中间的漩涡鸣人十分无奈

“有没有搞错,你们一群拿我当时醉酒告白的视频私下嘲笑了无数次,我当时那么豪迈的宣言怎么可能有这么肉麻的思维。。。”

水月回忆了一下,“说的也是,我记得当时佐助的脸都黑了”

“要我我也气死了好嘛”
香磷撇了一眼鸣人
“有谁能在‘佐助!我们结婚以后要响应国家二胎政策啊!!!’的‘深情告白’中心平气和的接受!”

说完又瞥了一眼,一想到自己的男神被这么个情商低到爆的人拐走,漩涡香磷就感到心头一阵绞痛
“你要有小说里一半纠结我都心满意足”
漩涡鸣人只好打着哈哈安慰。
  “小说嘛,都是杜撰的,别当真。”

    “我倒觉得,”宇智波佐助忽然开口“这个小说特别真实”
    
     漩涡鸣人凑过去搂住他的肩膀,大咧咧的拍了拍“非常遗憾小佐助,现在你的话不具备参考价值。”

     “我说真的,她后来写的和我记忆中一模一样。”

  【漩涡鸣人任由他拉着,只觉得面前的人不知不觉已经这么高大了,仅仅挡在自己身前就让人有无穷无尽的安全感。他拉着自己的手也那么有力,紧紧地,紧紧地,牵着,简直就像可以托付一辈子。
被推进房间的时候,鸣人还沉浸在喜悦中。他湛蓝的双眼错愕的看着眼前的人,他不知道自己这个样子有多可爱,宇智波佐助却再也忍不住,他将人带到床上,压下身子,吻了下去。】

“woc,亲了亲了!!!!嗷!!泼妇你拧我我干什么!”
香磷瞪了他一眼
“我们都有眼睛,都看见了,就你,嚎什么嚎!”

“讲道理,佐助要有这个一半主动,我就不至于追上几百集。”
“鸣人,你串戏了。那是火影”
“他那脾气和戏里有差吗?!”
鹿丸认真想了想,最后摇了摇头。

佐井笑眯眯的补刀。
“戏外还是更难搞的。
“而且,我比较关心后来发生了什么。”

“我上了鸣人”

嘶~~

看到众人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宇智波佐助皱紧了眉头
“有问题?”

众人一致摇头。

有问题?

这问题大了!

等到一伙人研究这篇小说一大半的时候,终于不得不承认佐助目前的全部记忆和小说一模一样。

“这算什么,看小说走火入魔了吗?”

鸣人伸手去探佐助的额头,做好了被打开的准备,没想到佐助竟然抓住他的手放到唇边吻了一下。

崩!沙卡拉卡!

漩涡鸣人的眼睛噔的一声就亮了,神色坚毅的望向对方。

“佐助,我们现在,立刻,去房间里好好交流一下怎么样!”

    “回来!”

鹿丸啪的拍断两人的手

“把你的脑子里的少儿不宜先收一收!”

“你们就不觉得应该带佐助去医院看看吗?”

“这不第一天开工嘛,打算拍完这场就去来着。”

佐助抗议
“我不去”

鸣人装作没听见般转移话题
“话说有人看到鼬哥了吗?”

“在角落里”
“正散发着低气压呢”
“被亲弟弟翻脸不认”
“又被逆了cp”
“惨哪”

宇智波与漩涡千手的传宗接代问题


用处不大的ABO

题目正文关系不大,止鼬扉泉有提及

忽然感觉不写点什么,这个月就过去了orz

1.

他揪住一个倒霉蛋的衣领,正准备对着那张蠢脸一拳头砸下去,就感到自己的衣领也被揪住了。

还是从后方。

“你的分化报告出来了。”

拽住他的人说,声音不咸不淡

你是个O

他那激增的肾上腺素还没有完全平静下来,茫然的回头

啥?

佐助把单子举到他眼前晃了晃,耐着性子又重复一遍

“你是个O”

这一次,黑发的人忍不住笑了出来。

漩涡鸣人整个人就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凶神恶煞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刚才还蠢蠢欲动在他体内躁动着奔流不息的肾上腺素瞬间沉寂下去,连一丝儿波澜都没有了。

浑身的力气好像都被抽空了。

“佐助……”

漩涡鸣人一松手将提着的倒霉蛋扔到地上,蓝色的眼直直的看着面前的好友,眨了眨

又眨了眨

“那我们不就可以在一起了吗!”

2.

这发展不对啊

被对方一把抱住的宇智波佐助想。

3.

宇智波佐助是个A。

宇智波这个家族都是A。

那是当然的,宇智波佐助想,我们宇智波家这么厉害。

不过,也不是只有他们家这么厉害。同一个村子的漩涡千手家也辈辈都是A。

而且他们家还专出村长。

那我们家就不是最厉害的了。

宇智波佐助很不高兴。

尤其他们家那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漩涡鸣人还处处和自己针锋相对。

鸣人和他一个班的,分化检查是一起做的,全村的分化检验都是宇智波鼬负责的。

佐助意识到这是个绝好的机会。

哼,我不爽,你漩涡鸣人也别想好过。

4.

“哥,给他改成O!”

“佐助,村里让哥哥担任这份工作是村子信任哥哥,哥哥断不能为了一己私欲做出辜负村长信任的事!”

“改嘛~改嘛~”

“……”

5.

他以为能给鸣人一个惊吓,没想到给了自己一个惊吓,外加一个告白。

“我还在想要是我们都是A,扉间叔叔一定不让我们在一起的说,现在完全不用担心了!佐助我们明天就去领证吧!”

等等,你好像还没有问过我的意见吧。

6.

奈良鹿丸发现最近漩涡鸣人很不正常。

这一点最直观的体现为,他居然在图书馆看到这个打架斗殴满世界乱窜就是不学习的小子。

我大概在做梦。

他拿完自己想要的书,从后方凑近鸣人想打个招呼,余光瞥到黑色烫金的封面

看起来很是高大上啊。

‘如何上了一个alpha’

鹿丸想打招呼的手顿在空中。

我果然是在做梦。

7.

鸣人是真的,真的,真的,感到十分开心。

从小扉间叔叔就对他耳提面命,两个Alpha是不能在一起的。

“恋爱自由!两个Alpha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因为Alpha几乎不受孕,是没有后代的。”

“……”

“你要是找了个Alpha,我们这一脉就算真的断了。”

“那,那我可以找个Omeag代……”

他一顿,自觉失言。

“……”

“鸣人,众人平等。”

现在好了,漩涡鸣人想,我是个Omega.

8.

“我觉得你有病”

鸣人看着鹿丸那张严肃到刻板的脸,纠结了两秒,抑制住了蠢蠢欲动的拳头

“你认真的?”

“认真的。”

这下鸣人来了兴致,拖了张凳子凑到鹿丸面前坐下。

“来来来,给我说说。”

“作为一个Omega,你浑身都散发着Alpha的气息。”

“得了吧,是你自己感觉不准”

鹿丸随手一指

“显然不止我一个这么觉得。”

鸣人随他看去,日向家的Omega大小姐正面红耳赤呼吸急促的看着他。

“要么是宇智波鼬把你的性别搞错了,要么你就是得了类似信息素紊乱的病”

鹿丸思考了一秒

“还是你有病吧。”

9.

“管他呢”

鸣人大爷右手一挥

“我能和佐助在一起就行”

鹿丸看着他只要和佐助在一起世界末日都不成问题的劲头,突然就想扎他一下。

“是是是,您在下面也行。”

“你这是什么话!!鸣人大爷即使是O也是上面的”

鸣人从书桌二层捞出一本书,黑色烫金的封皮,‘啪’的拍在鹿丸面前。

鹿丸心想我都不用看就知道

‘如何上了一个Alpha’

[好了,现在是只要他能上了佐助世界末日都不成问题了]

10.

“那你和他表白了吗。”

“表白了。”

“他答应了吗?”

“…………”

合着一切都是您自己意淫。

奈良鹿丸心情好了一丝儿。

11.

宇智波佐助最近有一些烦恼。

这烦恼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他喜欢的人和他告白了,可是由于时间地点加上他的心态等因素,自己没有回应。

拉不拉的下脸跑去跟漩涡鸣人讨论这个话题算是一个问题。

但更大的问题是,他自己心知肚明鸣人是个A。

而且这个恶作剧迟早要结束,广大人民群众迟早也要知道鸣人是个A。

关键是

宇智波泉奈也属于广大人民群众的一员。

泉奈肯定不同意两个A在一起。

“佐助啊,你要是再找一个A,我们家就绝后了!”

“不是还有我哥?”

“……”

泉奈悠悠的抿了一口茶

“要不是他俩内部消化,传宗接代的重任还落不到你头上”

12.

我就该早生几年

宇智波佐助恨恨的想。

13.

最后玩笑被拆穿,一切尘埃落定,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终于在一起了。

这一切都归功于英明神武,科教兴国的千手扉间巨巨。

他研发了可以AA生子的药剂。

漩涡鸣人去问千手柱间是怎么说服扉间叔叔时,得到欣慰的笑容和意味深长的回答。

他早八百年就在研究了,谁让宇智波一族都是Alpha呢。

[也青]他们成精了

第一篇也青

ooc ooc ooc

慎入,以及多包涵

那啥,除了也青,其他站官配。

1.

诸葛青是块玉石,被主人从一个不知名的古玩市场淘回来,放在古董架的第二层。

据传他是三国时期蜀国丞相诸葛亮所佩之玉,由诸葛家后人代代相传,不小心流落民间,于是,他的主人对他极其爱惜,整个第二排就只有放他一个石头。

主人是个狂热的古董收集着,每个人都有一点自己的兴趣爱好,这没有什么问题,问题是,主人没钱。

他这块传的邪乎的玉石,价值500块毛爷爷。

2.

诸葛青作为世上活的最通透的石头,之一,对自己几斤几两门儿清,但这并不妨碍他仗着这个吹嘘出来的身份去泡妞。

这古董架上,大大小小,上上下下,老老少少,所有性别为女的古董没有一个能逃出他的套路。

除了夏禾。

一青花瓷,这小妞儿刚来就被放在了他的身边,身份就比其他妖艳贱货高了一等,而且见识阅历极其丰富。

最重要的是,对他的撩妹技术嗤之以鼻。

3.

“武侯的玉佩?呵,当我看不出来你丫身上的是简体字啊”

对此,诸葛青同学表示,漂亮的姑娘怎么怼自己都是可以忍受的。

4.

“嘿,说的就跟你身上刻的周杰伦不显眼一样!”

5.

所谓不打不相识,短短半个月两个东西就成为了可以共用同一块地儿的好朋友。

又短短半个月,夏禾就撩遍了所有架子上所有性别为男的古董。

诸葛青同学表示热烈庆祝,这样他们就会把注意力转移到争锋吃醋当中,而不是每天琢磨着怎么在不伤及自身的情况下把诸葛青同学震下去。
6.

诸葛青告诉夏禾自己有喜欢的人的时候,
那个女人正在撩一个离她八丈远,立在墙角的一个叫张楚岚的扫帚,十分敷衍的回了句

“奥”

“是个男的。”

“奥”

“就在对面的桌子上。

“啥?????”

“别,别蹦。在摔着自己。”

7.

对面的桌子上有夏禾的意中人。

“你喜欢的是灵玉吗???”

“不是。”

“…………”

“? ? ? ? ?”

“奥”

呸,有色无义。

8.

插一句,张灵玉是对面桌子上的一块镜子。

颜值和诸葛青同学媲美。

好看是好看,就是被带回来的时候缺了一个角,关于缺的这个角他闭口不谈,后来诸葛青从夏禾的只言片语中也能猜出来这两个的过往。

他俩是同一个店里的,开始的时候位置还挨着,孤男寡女,干柴烈火,半夜里打算干点羞羞的事儿,可惜由于都是第一次,力度缺乏把握,张灵玉就‘哐’的摔到了地上。

好在没有碎掉,但边边角角倒是免不了缺的。

你问什么是羞羞的事?

就是蹭阿蹭的靠在一起,一个瓶子和一个镜子还能干什么。

9.

诸葛青说 “大小姐你就不关心我吗?”

夏禾说 “你撩过的妹可是和我撩过的汉子一样多”

诸葛青说 “可我这次想撩的是个汉子”

夏禾说 “那怎么了,只要不是灵玉,爱谁谁。”

诸葛青说 “你快问一句吧,不然这剧情还怎么往下走!”

“…………”

“????”

“在理”

很好,倒带。

10.

诸葛青告诉夏禾自己有喜欢的人的时候,
那个女人正在撩一个离她八丈远,立在墙角的一个叫张楚岚的扫帚,十分敷衍的回了句

“奥”

“是个男的。”

“奥”

“就在对面的桌子上”

“啥?????”

“是灵玉吗?”

“不是。”

“那是谁?”

“就在他旁边。”

夏禾瞟过去一眼,镜子右边是一只口红,转念一想,不对,傅蓉可是女的,又一转心思看向了左边。

一个保温杯,一个套着灰色不明布料做成的杯套的保温杯。

耷拉着半拉眼皮,让人不知道他是刚睡醒还是刚犯困,懒懒的向架子这边投来目光,夏禾与他对上目光,一时间竟觉得自己也有些困了。

开玩笑吧。

“你他娘的喜欢王也!?”

11.

诸葛青开心的眯了一双眼

“帅吧!”

12.

夏禾不愧为见识过大风大浪的瓶子,她的目光在两个东西之间来回巡游了一番

“天造地设啊青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3.

张楚岚最近很是郁闷,古董架上那个叫夏禾的瓶子老是撩他,按理来说有个美女撩你是个天大的幸事,但他大概这辈子和美女无缘,因为每次他蠢蠢欲动的时候,桌子那边射来的眼刀都能把他凌迟。

冯宝宝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不值。

张楚岚深以为然。

14.

冯宝宝你也不知道?

就是和张楚岚配套的簸箕。

15.

诸葛青有一天是被震醒的,满架子的女性古董都跟疯了一样嗷嚎。

他登时就醒了

“地震了吗?”

“地震个头,是你男人。”

夏禾,架子上唯一没被影响的女性没好气的说。
开玩笑!她是个瓶子,震下去可就回不来了!

罪魁祸首是桌子上的王也,主人给他换了一个新的杯套。

整个瓶子露出了大半,原本被丑陋的杯套盖住的光泽现在都展现出来了,整个瓶bulingbuling的发着光。

“不愧是我看上的瓶子。”

“谁说是你的了”

生命依旧处于危险之中的夏禾再次没好气的说

“人家都没表过态好吗。”

16.

后来夏禾老拿王也来刺激诸葛青

“你这是单恋啊青仔”

诸葛青弯着那双眯眯眼,笑着回,你怎么知道我是单恋。

那个时候夏禾下意识的向桌子那边看,与王也的目光对上一瞬,那目光轻描淡写的从她那里掠过,停驻在她的身旁——身旁的诸葛青上,半晌未动。

懒散的人莫名的散发出光彩。

“青仔啊。”

“恩?”

“天造地设。”

接不知道什么时候的微信体。。。鸣人求婚成功后续

论如何将佐鸣掰成鸣佐(10)


可算有一点进度了。。。

香磷和水月到的时候正是饭点。
虽说是大剧组,伙食倒也没什么特别的,在座的各位“大牌”也都不是铺张浪费的人。
于是每人都端着一份普普通通的盒饭。
听到响动本能的回头。

漩涡香磷右手提着半死不活的水月,左手提着一盒番茄。
她的眼睛自带佐助雷达,电光火石之间丢下右手的水月奔着目标直冲而去。
“佐助!!”

这一扑真是避无可避,佐助始料不及被扑了个满怀。坐在她旁边的鸣人更是始料不及,被香磷左手拎着的番茄砸了个满怀。

在场的只要带着智商来的都能看出来是故意砸过去的。

尤其始作俑者还毫无掩饰的意思,抱完男神心满意足的起身,对着自己的表亲一通“胳膊肘往外拐”

“给佐助的番茄,我可是精挑细选的,好好收着别磕着碰着弄坏了。听到没?”

切,也不知道是被谁刚才当凶器扔过来了。
鸣人撇了撇嘴,没应声。
不和你计较,反正你男神都是我的了。

“我作证”
水月挣扎着从虚脱中解脱出来,也不见外的捞起旁边人的水杯猛的灌了一大口,开始絮絮叨叨的吐苦水。
“着丫头拉着我找了不知道多少个店,非要什么精心挑选,什么货比十三家,最后居然挑挑拣拣还是选了第一家!害的我们又开车回去!简直丧心病狂!”
他说的激动,一拍旁边那个“别人”的肩膀,转过脸寻求认同。
“你说是吧,兄……鼬鼬鼬哥!!”

全场瞬间寂静,所有人步调一致的看向维持着哥俩好状态的两个人。

宇智波鼬到底是拿过影帝的人,面对如此窘境,只见他轻轻拍掉肩膀上的爪子,镇定自若的起身摘掉墨镜,朝自己的弟弟走去
“佐助,我是来……”

“监视我们好趁机抢走鸣人对不对!”
佐助向鸣人身前跨出一步,做出防御和拥护得姿态,对自己石化在场的哥哥怒目而视。
“你真是不择手段!”

全剧组的人都被这霸气无比的揣测和指责震的一脸懵逼。

“等等听我解释佐助只是在演……”

“哇,佐助你这台词简直是从那本小说里复制粘贴下来的”

唯二反应过来的群众对望一眼,漩涡鸣人脑子里飞快过滤出信息

“什么小说?”

“就,我前几天推荐给佐助的,关于你们俩的小说。。”

佐助疑惑的皱眉
“你没给我推荐过啊?”

“别插嘴。”
在他身后的鸣人攥住他的手腕,一把把人拉到身后,直视水月催促着“然后呢,还有吗现在?”

“有,我存在手机里还没来得及删。。”

“赶紧拿出来!”

水月手忙脚乱的解开锁屏找到原文递了过去,心想这鸣人真正经起来还有那么点威压。

可是递过去这都半天了,宇智波鼬也凑过去看可半天,两人还面色凝重,旁若无人,佐助看的有气,猛力挣脱了鸣人的手

“我说你们背着我干什么呢!”

鼬转过身来,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
“佐助,水月和香磷跟我们一起到休息室来。”

“有一个棘手的消息要你们知道。”

止鼬是单纯的来秀个恩爱~

我知道我还没填坑orz

稍安勿躁,这不马上的事儿嘛

琐碎的小段子,总是不更文感觉自己好有罪恶感⊙▽⊙

#关于调情与吵架

“斑斑斑斑,扉间说泉奈和他吵架还偷了他的文件回你这儿了!”

“也就你当真,别掺和他们的事儿”

“斑斑斑斑,扉间说泉奈和他吵架还偷了他的毛领子回你这儿了!”

“我说了别掺和他们的事……”

“斑斑斑斑,扉间说泉奈和他吵架什么都没拿就回你这儿了!”

“……”
“……”

“这一次千万别掺和”

#噩梦

鹿丸做了个噩梦,梦见宇智波佐助外出任务时受伤,在当地调养。

“看不出来鹿丸大人和宇智波大人关系这么好啊”

“天真,你还没有参透这个噩梦的本质”

火影办公室的老人教训小辈如是说。

#你痛我也痛

宇智波佐助出任务归来,受伤了,住进木叶医院。

春野樱剪开粘黏在伤口附近的布料

“嘶~”他倒吸一口凉气。

春野樱拿酒精给伤口消毒

“woc疼疼疼疼疼”他止不住嗷嚎出声

春野樱抡起拳头
“漩涡鸣人你给我滚出去!”

#同一句话

“宇智波佐助你给我离小樱远一点啊听见没有!”

五年后

“宇智波佐助!!!你给我!离小樱远一点啊……听见没有QAQ”

#威胁

“漩涡鸣人你信不信我给佐助批一个永久任务!”

“奈良鹿丸你信不信我这辈子不回村!!!”

“不信!”

“…………”

#威胁2

“漩涡鸣人你信不信我给佐助批一个永久任务!!”

“奈良鹿丸你信不信我去和砂忍联谊不带你!!!”

“…………”

“呵。”

情人节快乐!!~!

论如何将佐鸣掰成鸣佐(9)

宇智波鼬起了个大早,梳洗完毕,开始翻箱倒柜,从层层衣物底翻出不知道压了多少年的套装,普普通通,没有牌子,自打成名后在公共面前就再也穿不出去的那种。

又在抽屉里翻出多年前的一副墨镜。

小辫子也不梳了,头发散下来,还别说,标准的黑长直,顺的能把自家老祖宗气死。

刚起床的止水看见吓了一跳
“小鼬,你这是要去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探班”

“探班?你现在就像要找个小巷子和大蛇丸做一笔什么交易”

“为什么是大蛇丸?”

“不知道,大概是他……长了张反派”

“好了,我走了”

鼬打断他,一闪身出了门,不动声色的观望着四周的动静,贴着墙小心翼翼的走了。

“的脸……”
止水坚持说完,望着鼬的背影幽幽叹了口气
“怎么看都像是要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啊。”

去探班,探的当然是宇智波佐助的班。

自打自己的弟弟在一夜之间变了性子,从前兄友弟恭的日子真是一去不复返,鼬表面上不动声色,但止水可看的出来他心里可不平静,何止不平静,简直是风起云涌,一刻也不消停。

止水洗了把脸,想。

憋了两三天,终于要行动了。

但,探班探的这么鬼鬼祟祟的倒是不多。

有句话叫无巧不成书,还有个词叫无独有偶。

那边鬼灯水月携着香磷,带着大蛇丸的亲切祝福也出发去往剧组了。

“佐助助助助助助 ! !”

鸣人从背后扑向正在看剧本的人。

佐助吓了一跳,没拿稳,剧本“啪”掉在地上。

他也不恼,就着这个姿势侧头就在鸣人脸上“吧唧”一口。又云淡风轻的捡起剧本。

“什么事?”

主动撩的这个倒是被亲的猝不及防,脸腾的就红了
“没没没没事”

远处暗中观察的鹿丸惊掉了一根烟,捅捅旁边的佐井
“看见了吗?”

“他们那么大的两个人在那,我又不瞎,折腾的那么大声,我又不聋。”

“……”

“鸣人不还是那样,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喜欢佐助”

“可佐助不该这么云淡风轻啊?现在看着这两个人简直看到了柱斑的翻转。”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看佐助已经到了宇智波斑的火候,毕竟宇智波祖传面瘫还是好用,至于鸣人,他的蹭的累忽然就不蹭的累了,一发直球就给他打懵了。”

鹿丸十分赞同的点点头。

“那依鸣人的性格,岂不是要……”

“一直撩,直到自己能面不改色的接住佐助的直球。”

“…………”

“…………”

两人对视一眼,又各自将头撇向一旁,鹿丸重新点燃一根烟,佐井眯着眼笑起来。

[妈的迟早烧死这对狗男男]

宇智波佐助瞟了一眼那边的两人,他不傻,他能感觉到自从自己一觉醒来,身边的一切就都微妙的不一样了。

先不说外貌一百八十度转变的鸣人,虽说长的更“帅”了,但至少对自己的态度没变,也依旧爱粘人。

其他人就不同了,昔日情敌卡卡西,宇智波鼬都没有给自己以往的危机感,甚至于,宇智波鼬每次看自己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痛彻心扉”的表情,搞得好像他喜欢的不是鸣人而是自己一样,哇,简直恶心的一批。

依现在的情况,不是他在做梦,就是他在生病,还是精神上的,可能关起来一辈子也治不好的那种。

虽然不想承认,但明显后者可能更靠谱一点,因为他从刚才开始就感到有人在看他。目光四处搜寻了,却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物。

几个工作人员忙着布置道具,留给他一个背影,佐井鹿丸在讲剧本,鸣人出乎意料的很乖,静静的坐在一旁。

当然,他一转身,刚才还在搬道具的工作人员立刻也转身盯着他。从墨镜后射出的尖锐的审视的视线。

佐助下意识挺直了腰,说不在意是假的。

简直是如芒在背,毛骨悚然。


终于到家了,明天更文更文更文!!!ヽ(○^㉨^)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