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废猫

最近水逆(=_=)

岐路(2)

接上一章,雏田出没,注意避雷。鸣佐二人感情处于混沌状态,故事进展十分缓慢,感觉自己是个废物,以及ooc属于我。
  被鸣人扑倒在地的时候,宇智波佐助其实是懵了一下的。因为鸣人每次见面都会给他一个飞扑式的‘给最好的朋友的拥抱’,而他也从一开始的抗拒+嫌弃,到后来的习以为常。所以在看到那抹金色的身影冲过来时,他也没有丝毫躲避的意思——又不是招架不住。
  然后,他就仰躺在了走廊上,感受着尾椎和后脑传来的丝丝缕缕的痛感。
  [是太松懈了吗?]他想,忍不住“啧”了一声。
  而趴在他身上的人显然也没料到会这样,鸣人用手臂撑在黑发好友头的两侧,稍稍抬起胸膛,就这么愣愣的看了他好一会儿。
  “诶?”
  [诶你个头]佐助面无表情的在心中诽谤,正打算给他身上的人一脚。还未行动,漩涡鸣人就利落的起身,一边大叫着“佐助佐助你没事吧?”一边伸手去拉他。
  那自然是被心情不好的某人给毫不留情的挥开了。佐助站起身,拍下披风上沾染的尘土,无视鸣人“佐助真过分,我又不是故意的我说……”之类的抱怨,皱了皱眉。
  “我有事找鹿丸。另外,我在街上碰到了雏田,她有事找你。”
  漩涡鸣人这才后知后觉的把视线从佐助身上移开,转头,看见一早就站在旁边的自己的未婚妻。
  雏田正温柔的笑着,对着他轻轻点头。
  “鸣人君”
  温和又有礼
  这反到让他窘迫起来,手指胡乱的抓着脑后的头发问“啊啊,雏田有什么事吗?”
  “父亲请鸣人君去商议一下婚礼的事情”
  “是这样啊,可是……”
  “鸣人君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鸣人愣了愣
  “……不……”
  “……没什么”
  他看了一眼办公室内正在商讨的两人,又看向雏田,露出一贯的开朗的笑容,“走吧”
  但在雏田转身之后,他脸上的笑容迅速消失,蓝色的瞳孔呈现出从未被人窥探过的困惑又痛苦的神色。
  [‘可是佐助才刚回来’这样的想法,‘想抓紧他在自己身边的一分一秒’这样的心情。甚至想因此拒绝自己的未婚妻,这种想法怎么想都不对吧。]
  “这次去大概是去确定日子吧。”正在看卷轴的佐助冷不丁这么说。
  “啊,大概最晚不过下个月举行。”
  “我不久前才追查到大筒木的踪迹,恐怕下个月回不来。”
  鹿丸抬头看他,宇智波佐助白净的面庞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无波,似乎追查一个敌人并且为此不能抽出哪怕一天时间去参加最好的兄弟的婚礼是一件十分正常的事。
  不知是他本性如此,还是有什么非这么做不可的缘由。
  但秉着‘怕麻烦’的原则,鹿丸没有过问。
  也就假装没看到佐助皱紧的眉头,和手中因过于用力而被攥出大片褶皱的报告。
  为什么这么做,佐助自己清楚得很。
[不想去,不想参加那家伙的婚礼,甚至不想为他送上祝福。]
  [但问题是,为什么有这种想法?]
 
 

 

 

评论(2)

热度(49)

  1. 💔一只废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