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废猫

最近水逆(=_=)

论如何将佐鸣掰成鸣佐(3)

因为一直在打工所以都没时间更文orz,但为了鸣佐日一定要来一发!!写的很匆忙,将就看吧…………
  好的,现在来梳理一下目前的状况。
  宇智波佐助,男,25岁,木娱当家花旦兼宇智波下一任家主,正在经历从出生到现在最操蛋的一件事——穿越进以自己和恋人漩涡鸣人为原型的一部同人小说中。
  并且不知道自己为何穿越→也就不知道如何回去→也就不知道要在这儿呆上多长时间→还不知道剧情走向→也就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
  真是悲剧啊……
  [不知道这里的时间与外界有什么对应关系,再不回去的话哥哥会担心吧……]
  “内个,佐助”
  鸣人弱弱的叫他
  佐助一个眼刀就飞了过去
  “什么事?”
  简直把不耐烦写在了脸上[真是的,看见他这副样子就来气]
  鸣人倒是没被他态度打击到,畅通无阻的接下去“你不是说要出去吃饭吗?”
  “我?………是这么打算的,你先去吩咐司机地点,我换套衣服就下楼”
  看着鸣人没有丝毫怀疑的听话下了楼,佐助悄悄的舒了一口气[目前只能这样了]他松了松领结,深吸几口气让自己放松[只要配合其他人物的说法就行了吧]
  [不改变剧情,只要完成小说更新的章节大概就可以回去了]
  [打起精神来,佐助,你一定行你一定行你一定行]
  就这么自我催眠着下楼,看到鸣人时立刻摆出一副霸道总裁的脸,一言不发的拉开车门坐了上去。亏的祖传的面瘫脸,他做这个动作简直毫无违和感,甚至有种令人信服的魔力。
  “内个,……佐助”
  “又怎么了?!”
  [明明顶着完全不一样的脸,话痨的毛病倒是一模一样。]
  “你不是说换衣服吗?”
  “…………”
  7月15日  6:57
  “我说啊…………胖助怎么还没来?”
  带土在打完第7盘游戏之后,闷闷不乐的将手柄甩了出去,很没形象的整个人向后仰躺在地上,偏过头去看还拿着手柄的泉奈,没心没肺的开了个玩笑“不会又半路被私生饭给劫走了吧?”
  得到的回答是来自对方的一记肘击, 泉奈冲着鼬的方向向他挤挤眼。
  给弟弟打了几个电话但都没有接通的哥哥脸色越发阴沉,蹭的站了起来
  “我去看一下!”
  “诶?诶诶,”后知后觉的带土也站了起来“我也去,等等我!”
  待到他跑到门口时,就看到佐助的车已经停在大门外,鼬对着他比了个禁声的手势,小心翼翼的从后座将人抱了出来。
  佐助的头软软的靠在鼬的胸前,胸膛随着呼吸规律的一起一伏。
  “居然是睡着了啊,真是的,害的小叔叔我这么担心!”带土伸手以迅雷不及鼬反应之势在佐助脸上掐了一下,无视鼬关爱智障的眼神乐呵呵的把佐助的手机从后座捡了起来。
  “倒是睡得挺沉,这么多遍铃声都没把他震醒”
  走在前方的鼬脚步一顿,忽然沉下脸色,轻声唤怀中人的名字
  “佐助,佐助,佐助,佐助!”
  “喂喂,鼬你……这么晃,佐助醒了会要杀人的!”
  “醒?你看他有要醒的意思吗?!”
  鼬忽的转过身,一双黑眸隐隐泛起红色,看的带土一阵心悸,而他怀中的佐助依旧安静的睡着,连呼吸的频率都没有分毫的错乱。简直就像会永远屏蔽一切外界干扰,要这么永远睡下去一样。
  带土的脸色瞬间沉了下去“你去通知卡卡西来,我先去盘问佐助的司机。”
  “别太担心,也许只是过度劳累了”他这么干巴巴的安慰到,但他自己也知道这没什么效果,毕竟令人后怕的前车之鉴还摆在那儿,现在最主要的是弄清楚是否又有哪个不长眼的混蛋动了宇智波家的小祖宗。
  “对了,赶紧通知鸣人。”鼬在他转身之际开口提醒。
  带土听着手机中的提示音结束,取而代之的是活力满满的一声‘喂’,才又后知后觉的想起这个声音的阳光型主人上次因为佐助受伤以及没有及时得到通知,而显露出的变态般的镇静下的暴怒和丝毫不输于晓的手段。
[啊啊,也是令人后怕的前车之鉴呢。]
    

  居然拖了这么久,鸣人小天使下章才能上线orz……
 
 
 
 

评论(3)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