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废猫

最近水逆(=_=)

岐路(3~5)


终于要跑剧情了!顺便接下来的内容十分狗血……ooc ooc ooc 总之慎入!!
3
  婚礼的日子很快定下来了,下月初一。
  木叶的大街小巷都在讨论这件事,热烈的气氛充斥着村中每一个角落。战乱后的人们迫切的需要一个籍口将他们从悲痛中拉出来,四战英雄和本村第一大族长女的婚礼——真是再好不过的一个了。
  虽然期间大筒木舍人来闹了一场,但那只不过让婚礼的双方更加确定自己的感情而已。
  临近月末,同期的女孩子们作为所谓的‘闺密团’,决定举办一场女孩子间的聚会。
  雏田赶到的时候,已经只差她一个了
  “雏田!”小樱向她轻轻招手,催促她赶紧上前。
  17岁的少女亭亭玉立,在灯光下明艳动人——那是介于盛放与骨节之间的花朵,只稍稍开放,一点芳香,引人遐想。
  雏田怔怔得看着她的笑容。
  小樱一直是她们之间最美的女孩,雏田想,不知是否因为这点,她得到了鸣人长达十年的喜爱。但可惜的是,这个女孩将自己全部的爱意都投注给了宇智波佐助。
  曾经混乱的七班到如今早已尘埃落定,鸣人和自己,小樱和佐助……
  “小樱和佐助君有商量过婚事吗?”
  “……”
  雏田坐下的第一句话就成功的让那个一直挂着大大咧咧笑容倒酒的人停下了动作
  “…………我和佐助工作都很忙,暂时没时间考虑呢”
  雏田看着小樱苦涩的笑,感到原本欢快的气氛一瞬间的凝滞,听着大家“什么嘛,今天可是为雏田而来!”“就是就是,为雏田的幸福干杯!”等暖场的话,将一杯清酒仰头灌下
  [我果然不适合这样的场合]
  雏田不记得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喝酒的,出身的原因,她接受着严格的教导,就连喝酒都是一板一眼,循规蹈矩,要有大家风范。
  不止这些,生活中的条条框框多的数不清,而作为在这种环境中长大的孩子,她在早些年对这些框架习以为常,甚至认为是理所应当的。
  给她冲破束缚勇气的当然是漩涡鸣人,纵使对方早先其实连一句像样的话都没和自己说过,但单单看着他的身姿,看着他一步步从诅咒之子变成木叶英雄的奋斗历程就能让自己充满勇气。
  鸣人是她的光。
  但同时也是很多人的光。所以一旦有机会就要握住,一旦握住就不能松开。
4
  新娘被人簇拥着推到新郎身前,一瞬间羞红了脸。
  漩涡鸣人将她护在身后,独自应付前来‘闹婚’的一群人。但显然他也并不擅长这些,不一会儿自己就被大家的调侃弄的不知所措,脸也红成一片。
  雏田在他身后低低的笑出了声。
  鸣人一愣。
  这真是他梦想中的幸福场景,一个爱他的妻子,一群交心的朋友,甚至于,他马上就可以继任火影了。
  [你还有什么不满足吗?]他问自己。
  然后又自己回答
  [没有了,我很满足]
  他用因醉酒而迷蒙的双眼扫过自己的新娘,扫过欢闹着的同期,扫过台下端坐着的长老团。
   每个人,每个人都在发自真心的露出笑容,献上祝福,连那群不苟言笑的老顽固斗对他投来满意的微笑。
  人群开始起哄,吵着要看新郎亲吻新娘。
  雏田的性子比以前大方了许多,她主动靠近,仰头望着她的新郎
  “鸣人”
  鸣人如梦方醒,配合的揽过她的肩,俯下身去亲吻她的唇。
  这个过程在他的视角进行的极其缓慢,他的脑子走马灯般放映着那些过往。
  他想起挡在自己身前的少女的身影,想起伏在自己肩上死去的少年,最后,他无法自制般想起了12岁那年,他想起了佐助,想起了那个吻。
  黑发的少年与少女的身影在他眼前重叠
  [漩涡鸣人]他想[你就是个混蛋]
5
  后来的后来,他回想起今天,总是不由得感谢漩涡香磷,让他没能完成这个吻。
  纵使她带来的消息差点让日后英明神武,获誉无数的七代目火影当场表演个爆尾绝技。
  红发的女人满身是血,叫嚷着他的名字冲进了会场。
  大约是在这喜庆的日子里没人料到有这么一出,大家也就直愣愣的看着她畅通无阻的冲到鸣人面前,揪着他的衣领给了他一拳。
  “混蛋!”
  她骂,然后举起拳头欲再来一下。
  她当然没能得逞,否则暗部各位就该返乡种田了。
  漩涡香磷很快被压制在地上,依旧不甘心的挣扎。她的红发散乱,白皙的面庞上沾染着血迹和尘土,她颤抖着,癫狂着,甚至咒骂着。血液在她身下汇聚成一个小潭。使得她看起来就像一个从地狱归来向人们索命的恶鬼。
  锁的还是四战英雄的。
  “漩涡鸣人!你,你和这个女人!是你们联手害死了佐助!”
  漩涡鸣人被她的话语和眼神震了一下,那被她投注到自己身体上的悲痛和怨毒像弯刀扎进脑髓,再狠狠搅动。
  他的大脑一片混沌,回过神来时,漩涡香磷已经被他提在手中。
“你再说一遍!!佐助他怎么了??!!”
  他听见自己暴怒的声音,听见九尾低低的嘲讽之声,他晓得自己如今是何等可怖的形态,甚至有可能更加恐怖——如果得到了不想听到的答案的话。
  “鸣人,你冷静一下,大家……”
  “滚!!!”
  鸣人只需稍稍发力,九尾的查克拉就将自己的未婚妻摔出几米开外。
  而他自身连眼珠都未转动分毫,一线兽瞳紧紧盯着漩涡香磷。
  “回答我!他…………不可能!!!!!”
  漩涡香磷看着眼前的男人,那双与她相对的眸子中满是不输于她的痛苦,不,已经不是痛苦了,是濒临绝望。
  他是真切的在乎着佐助。
  漩涡香磷忽然就脆弱起来,泪珠从这个坚强的女人眼中大颗大颗的掉落,她哽咽着,像抓紧最后一丝希望般抓住鸣人的袖口。
  “我救不了他”
  “你去……你去救他,你有九尾的力量……”
  鸣人觉得自己就快要被逼疯了!
  “够了!!告诉我他在哪?!!!”
  漩涡香磷抬眸看他,那一瞬间他不确定是否从对方眸中看到了怜悯。但她的声音轻轻的,那地方的名字倒是震耳欲聋。
  “终结谷。”
 
 

后文比雏田妹子会黑化(?)
  虽然我觉得不算啦,但还是来预警一下

 
 
 
 
 

 
 

评论(17)

热度(72)

  1. 💔一只废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