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废猫

最近水逆(=_=)

岐路6

    总算闲下来了,以后就能天天混在这了!グッ!(๑•̀ㅂ•́)و✧
   

人的一生会面临许多选择,它们当中有的容易,有的艰难,有的无关紧要,有的却会为你的一生开辟截然不同的道路。
   每个人一生中面对的选择多数会令他们烦恼,英雄也不例外。所幸,漩涡鸣人向来直来直往,随心而动,因而少有做出选择然后自己后悔的情况——除了年少时欠给另一个少年在南贺川边的一个招呼之外。
    不幸的是现在他面临了另一个,更加不幸的是,这一个,也关于那个少年。
    事实上,倘若一个选择变得艰难,多半是因为天平两端的物码同等重要。他年少时,曾有人将这个难题丢给他,那时他热血,无畏,理想主义,甚至以这些特质赢得了那个人的信任。
    现在想来,鼬当时大概不是如自己所想的被说服了,而是从他的执拗中看到了希望,准确来说,是看到了佐助的希望。
    想来,鼬在那时就看穿了他,在寥寥数语之间,窥得他的秘密——一个几乎被所有人揣测出来而当事人却还傻傻的,不知有意还是无意逃避着的秘密。
     他爱佐助。
     在那个成就了无数个悲凄的传说的终结谷,他执拗的挽留曾告诉他。在那个见证了佐助与鼬分离的石碑前,他无能为力的痛楚曾告诉他。在战后无数个佐助离开的日子里,他无可救药的想念每时每刻都在告诉他。
     直至今日。
     直至大雨泼进眼底,模糊凄惨的红。疾风骤雨之中,他跪在佐助身旁,九尾的查克拉剧烈的燃烧,风裹挟着浓烈的腥气盘旋着在他身边嘶吼,嗅出死亡的气息。
    鬼灯水月露出半个头在水中静静的看着他,似乎因为身体的特殊构造,他是三个人中恢复的最好的。
    “我不知道佐助在木叶发生了什么”他说“但以佐助的实力不应该输”

     “我知道。”漩涡鸣人回答,他看着宇智波佐助的脸庞,兽瞳猛烈的燃烧起来。
     有谁说过,漩涡鸣人在遇到宇智波佐助的事情上总是鲁莽的敏锐。
     在维持住佐助的生命等待木叶救援的那段时间,鸣人的神情终于冷酷。他就像众人预想的那样一刻不停的护卫着佐助直到木叶,看着小樱进入医疗室在他面前关上门,却没有执着的守在病房门口。
     他叫住了鹿丸。
     鹿丸被他以这种神情叫住时,整个人不着痕迹的叹了口气
    “来办公室谈谈怎么样”
    之后的一切关于长老团,大筒木舍人,日向家的大小姐。

    和鹿丸分开时,天已经放晴了,鸣人走进佐助的病房,在门口透过玻璃,看到天边的彩虹,他停下脚步,拒绝靠近还在昏迷的佐助,只是站在那儿用视线描摹那人的容颜。
   他似乎好久都没有好好看过这个人了,从四战结束之后,他的精力就集中在木叶之上,永远也看不完的文件消磨了他太多太多的热情,有时候他甚至觉得那是在蚕食他的生命。追逐佐助的日子和四战时的焦虑,悲痛,激动,兴奋,热血沸腾,几乎成了遥不可及的情感。
    以至于他几乎忘了,他曾经能为佐助背负什么,又能为佐助背弃什么。
    木叶,五影,这整个世界。
   

下章完结。
    
    
 
   

评论(5)

热度(42)

  1. 💔一只废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