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废猫

最近水逆(=_=)

木叶高中(1.5)

     大约是木叶高校的后续,十年后的大家,会和木叶高校同时更新。

    以后带‘.5’就是大人的故事了。

    其实就是今晚忽然不想写傻白甜了。orz...


       鸣人说,“卡门至死都是快乐的。”

     宇智波佐助走出警局的时候不过七点,在冬季,天总是亮的很晚,尤其今天还是阴天。

     街上的行人少的可怜,铺满了天空的灰色云朵像是由粉尘堆砌而成的,在这个工业时代中特有的造物。

    唯一的亮色是停在警局门前的车子,橙色的迈巴赫,它的主人倚在车门上,黑色的西装,黑色的墨镜,金色的短发……

    佐助由于熬夜而疲倦的精神像经过反复拉扯后松脱的橡皮筋,在此刻忽然绷紧,再狠狠弹回。

      自虐般的疼痛着。

      ……漩涡鸣人

       对方随意的抬起右手算是打招呼。

      “好久不见,佐助。”

       这时找个摄影师随便‘咔嚓’一下就能把他登上小姑娘们争相购买的明星画报,受尽追捧。

       可佐助不是小姑娘,他只是站在原地,默不作声的打量着对方,可惜的是,远处金发男人的微笑无懈可击,看不出半分此行的意图。

       “我这儿没有收到你要回来的消息”

        佐助出言讥讽,眉毛上挑,做了个十成十的不屑表情。

        “怎么,在西西里岛混不下去了吗?”

        “真让我伤心啊小佐助,我可是一下飞机就赶忙来看你了。”

         “而且,我记住给你带伴手礼了哦。”

          他晃了晃手中小巧的黑色物体。

          一瞬间的呆滞,佐助猛地转身扑向离自己最近的一个路人。

          “全部趴下!”

          爆炸声淹没他的吼叫,算不上大的风压碾过身体,随后高温席卷上来。

          烈焰,坍塌的砖石,此起彼伏的哀嚎。宇智波佐助感到一阵眩晕,血液从额角流进眼睛,他费力的眨了眨,依旧一片模糊。

          可笑的是不用看清他也知道现在是个多么惨烈的情况。

          他近乎狂怒的吼过去。

          “漩涡鸣人!”

          “恩……我在。”

           对方漫不经心的回给他。

           黑发被拉扯,头随着对方的动作被迫仰起,震荡感依旧残存在脑袋中,目光所及扭曲成模糊的色块。

         金色金色金色,满目的金色。

         漩涡鸣人蹲在宇智波佐助面前,将趴在地上的人提到与自己同高。

         好整以暇的看着对方稍显迷惘的神情,然后,他将自己凑过去。

         佐助能感到对方的舌头舔过自己的脸颊,似乎在追寻着那道血迹一路向上,他听见对方喉咙深处发出的声音,唇部的开合振动着自己的肌肤,一阵恶寒。

         “这礼物不错吧,但我可是要向小佐助索要回礼的我说。”
          
           “不过今天就算了,炸了警局的话很快就来人了吧”

            鸣人说着,狠狠咬上佐助的耳垂,含混不请的说:‘我回来了’。

          
    
            名贵的跑车疾驰而去,鸣笛的救护车不久驶来。水月到的时候香磷正在帮佐助处理伤口,他看着眼前残损的大楼,禁不住骂了一句‘fuck’。
          
          “这是哪个仇家干的?”
           
         按理说做警察的得罪人是常事,有胆子将人抓进去,就得有胆子接受报复。

        别说宇智波佐助,就是他鬼灯水月弄进去的就不乏百十号人,报复的不少,但是从没闹过这么大。

         倒是叫人好奇究竟是何方神圣。

        佐助听到他的话一挑眉,朝他浅浅的勾起唇角。

        兴奋与怒火不知几几分成。

        “最大的那个。”

       
        后来鸣人又说,“大概佐助的卡门至死都是痛苦的,因为佐助,视感情为枷锁。”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