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废猫

最近水逆(=_=)

生日快乐,吊车尾的

        

     火影的美好平行世界,没有灭族,没有四代的牺牲。

   竹马竹马的鸣佐已恋爱,同居中。

        

        
          漩涡鸣人从被子中伸出一只手,在空中胡乱的挥了几下,成功打掉了床头震个不停的闹钟。

     可怜的小东西“砰”的一声,成功返厂。

     罪魁祸首习以为常,用那只残害过无辜物件的手转而去揉自己的双眼,神志不清的嘟囔。

     “唔……早上好,佐助...”

     没有人回答。

      鸣人一瞬间惊醒,几乎弹起身体,然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黑发的恋人正窝在自己怀中。

     佐助的黑发散乱在白皙的床褥之间,白皙的面容泛着不正常的潮红,埋在恋人的胸膛缓慢又粗重的喘息着。

    鸣人将手探了过去,一片滚烫。

    他这才知道一向早起的恋人到了时间为什么没有叫醒自己。

     佐助发烧了。


      “漩涡鸣人你想都别想!”

       鹿丸在电话那头的怒吼几乎化成实体,沿着电话线一个字接一个字的戳到鸣人的脸上。他不得不将电话举离自己的耳朵,并诚心诚意的解释

       “这次是真的……”

       “你哪次不是说是真的!我这次一个字都不会信,马上滚过来!”

        “佐助真的,真的病了啊!”鸣人欲哭无泪,终于尝到了他日坑害鹿丸的痛苦报应

         他向卧室小心翼翼的瞄了一眼,佐助整个人陷在床里,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事到如今,当然是佐助要紧。

         “我真的不是想旷工,不信你自己来看!”

          当机立断的挂断了电话,鸣人抬脚走向卧室。

          在鸣人的印象里,佐助是不会生病的,不如说,佐助是不会让人发现他生病的。

         这种要强在鸣人面前尤其明显。

         在一年前,在两个人长达10年的各自看不顺眼,针锋相对时,鸣人可从未见过他生病的样子。

         而在两人确定关系后,佐助那天杀的小叔叔,宇智波带土,就以培养下一代火影为名,带着鸣人出席了为期三个月的五影会谈。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是对佐助以学习之名把卡卡西拴在木叶的打击报复。

        就算鸣人高喊着‘下一届火影不是鼬哥吗?!’

         依旧被无情的拖走了。

         因为鼬也对此表示支持,在鸣人走的那天搂着佐助冲鸣人笑的温柔。

          看的鸣人脊背发凉。

         止水站在两兄弟身后,深有体会般的给了他一个同情的眼神。

         所以他和佐助你侬我侬的日子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因此,佐助在他面前毫无防备,将脆弱的一面展现出来的时候真是少之又少,也就格外珍贵。

         他在床边挨着佐助坐下,床铺随之下陷,佐助轻轻的嘤咛一声,继而又沉沉睡去。

         鸣人轻轻的笑出了声。

         他仔细的端详了恋人的面容好一会儿,从饱满的额头,扫过扇形的睫毛,英挺的鼻子,因生病而苍白的唇。

        佐助是同期最帅的,这点他现在坦然接受。

          每每佐助走在街上,小姑娘们总会频频回头,外加脸红,想当年明目张胆追求佐助的小姑娘可不在少数。

          [但现在他是我的]

          [他允许我看到他脆弱的,不为外人所知的一面]

           鸣人想,他那小小的占有欲,优越感,总会在这时跳出来,挤满他的心,让他感到温暖和满足。

           鸣人倾身拨开挡住佐助侧脸的黑发,吻上他的额头。

          感到幸福。

           鸣人决定暂时不叫醒佐助,他打算给自己忙碌的恋人做一顿早餐。

            尽管,他之前从未下过厨房。

            因为,虽然他老妈是一个除了武力值什么都为负的战斗型人才,但是,老天有眼,他还有一个其他技能都和武力值一样点满的老爸。

           厨房的事也就向来不用他插手,总得来说,他也是一个被宠溺着长大的孩子。

           “鸣人大爷的第一次哦,给我感恩戴德吧小佐助~”

          
           事实证明,就算是大人物,第一次也不是一帆风顺。当挂牌最年轻火影的人以捏鼻子这种幼稚的手段将自己的同居人叫醒,并将小桌子贴心的端到床上,摆好食物之后。

          他那明显还处于迷糊状态的恋人带着严重的起床气和病症,脱口而出。

           “这东西能吃?”

           “怎么不能了?我可是照着书上按部就班的做出来的。”

            “可是为什么他和书上的成品没半点相像?”

            佐助不甘示弱的顶了回去,他说话还带着浓浓的鼻音,嗓音也有些沙哑。

            [看来还感冒了]鸣人心想,然后亲自舀了一勺,送到自己嘴里。

              “很好吃的我说”

              佐助依旧一副怀疑的眼神“我不信你那只吃拉面的舌头”

              鸣人当机立断,再舀一勺含在嘴里,凑过去吻他。

             佐助也不闪躲,睁着黑色的眸子定定的看着鸣人放大的脸,轻轻的张口允许对方的舌头将粥送进来,在对方赖着不走,将舌头刮过他的上颚,扫过牙齿时闭上眼睛。

              这等于是默认的信号本来会成就一场美妙的深入交流。
        
         
             如果没有鹿丸来叫伟大的七代目去上班的话。

            

             “我真的难以理解,为什么总是我……”

             鹿丸仰天翻着白眼,眼神一刻也不想停留在眼前的两个人身上。

              “就算我给了你我家的钥匙”

              鸣人说,他一手搂着佐助一手顺着他的黑发。显然十分不满鹿丸的行为。

              “你也不能如此随意的进来!”

              佐助倚在鸣人身上,漫不经心的补充。

              “而且,你还不敲门。”

              “我发誓我敲了,而且是好几遍!是你们太投入了,没听见!”

              “既然没人应答就说明主人有事,为什么你还堂而皇之的进来呢?”

              跟在带土身边练了不少年的佐助怼人的功力真是炉火纯青。

              漩涡鸣人将他搂的更紧,连声附和

               “就是就是!”

              一对狗男男,简直没眼看。

            

             “你就说今天去不去上班吧!?”

             鹿丸决定开门见山。

             “不去!”

             鹿丸都不记得这是今天第几次翻白眼了

             再不挑明看来这家伙就真的打算跟佐助滚一天的床单。

            “我也懒得跟你兜圈子,今晚在办公楼有个给你的惊喜派对,记得去,听见了吗?”

             “记得到时候装作认真上班,没预料到的惊讶的样子懂了吗?”

              “啊?”

              等到鹿丸走了,鸣人还在自己有个已经并不惊喜的惊喜派对的惊喜中。

               准确来说,是后知后觉的知道今天是自己生日的惊喜之中。

               佐助倒是早就预料到了他这反应,勾起唇角,拉过恋人的脸吻了过去。

               “生日快乐,吊车尾的。”


   生日快乐啊鸣人!

    写文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写不了肉,so.sad╯﹏╰

    

   

评论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