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废猫

最近水逆(=_=)

论如何将佐鸣掰成鸣佐(8)

一只看破红尘,不想管剧情,只想让自己舒服的助

   事实证明宇智波佐助一直是个有主见且我行我素的人。
    这性格毫无疑问来源于宇智波家族神奇的一脉相承的基因,更加来自于家庭对他的教育方式——这个家庭,具体就是指宇智波鼬。
     鼬对他溺爱,保护,还有一点儿可爱的表现为捉弄他的恶趣味。
     这使得佐助几乎不受管束,任性,自我,又不通心计,还有一点儿在和完美哥哥比较中产生的自卑感。
     所有的这些因素,都促使他在顺应这个故事的走向但发现并没有什么卵用之后,开始沉默的爆发。
 
    
      由于佐助饰演的是一只妖,化妆的时间相对于鸣人就长了不少。
      等到他从化妆室出来,鸣人早就在沙发上坐好看剧本,木叶丸紧挨着坐在他的身边看剧本,听到响动回头的瞬间像所有小动物护住自己的食物一样将胳膊挽住鸣人的胳膊,丢给佐助一个自以为凶狠的眼神。
      顺便死死拉住鸣人,阻止他起身朝佐助走去。
      鸣人则贯彻了所有言情剧女主角的套路,想走向佐助又不忍心拒绝木叶丸。夹在两人中间犹豫不决。
      所有剧组成员眼观鼻鼻观心,一瞬间通通忙了起来,然后装作自己没有很感兴趣的拿眼偷偷观察这个修罗场的发展。
      而我们的男主角佐助扫了那两人一眼,径直走到远处的凳子上,拿起剧本,看了起来。
      众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夭寿啦,宇智波佐助居然不吃醋了!!!
      
       这一天,人们一度想起了被神鬼莫测的宇智波支配的恐惧。

      整个剧组在突如其来的冲击中沉默了下去。
      鹿丸的目光从沙发这边扫到凳子那边,又扫回来。见两边都没有出声的意思,只好自己干咳两声,打破这尴尬的局面。
    
    “演员就位,各部门准备开拍”
    
     第一场戏简单的很,就是为了让木叶丸找找感觉,特意安排在室内,讲他除妖归来,向上级做任务汇报。在出了办公室之后,有一个以他的视角呈现的长镜头,他的目光扫过走廊上长长的勋章墙,在最后的那个漩涡家徽上停留几秒,然后视线向上,一点一点的呈现出家徽上方的相片,最后镜头停留在照片中人的嘴巴上,没有显示出整个面容。
     但能呈现出微笑的感觉。
     这里有一个木叶丸手的特写,一点点攥成拳头,这将是他ng最多的镜头。
     因为这里的攥拳必须能给人一种激励自己的打气的动作,但由于只有一个手的特写,没有其它肢体的配合,一不小心就会做成愤恨的动作。向观众传递错误的信息。
     
    果不其然,木叶丸在这上面耽误了一个多小时,鹿丸看着急得不行的孩子,又看到外面刚刚黑下来的夜色,安慰了几句,让他再找找感觉,决定先带领剧组拍下一场。

    佐助的一场戏紧挨着木叶丸的,就在木叶丸走出大楼时,夜色已至,镜头跟随他的背影,越拉越远,逐渐上升,最后拉到俯视的角度。
    表明是用一个人位于高处的视角在观察他,然后镜头完全拉开,呈现一个全景,以一个螺旋上升的视角,引出立于高楼之上的佐助的身影,他用兜帽遮住了脸,夜风中,斗篷被吹起,特写出挂在他腰间的漩涡家徽和宇智波家徽。

    等到这两个伏笔和悬念都拍好,佐井宣布大家可以回旅馆了。
    人群陆陆续续的散了,吵着要和鸣人哥哥睡得木叶丸被鹿丸木着脸提走,佐助和鸣人坐上保姆车。

     金发的人坐立不安了好一会儿才鼓足勇气开口
      “佐助,你别生气啊我说”

     佐助心想你哪只眼睛看出我在生气了……

      “木叶丸他只是个孩子……”
  
      所以千万不能放过他?

      “我们之间不是你想的那样。”

       奥。

         
       鸣人和他解释了一路,他就沉默了一路。
       直到到了酒店,佐助才明白什么叫人间处处有惊喜。

       他亲哥,宇智波鼬,本‘文学作品’的男二号正坐在他们的床上,冲着他们露出温柔可亲的微笑。

        而佐助确信那微笑不是给他的。

       “辛苦了,鹿丸让我做这个剧的技术指导,来和你们打个招呼。”

        好嘛,打招呼都打到房间里计来了。

        “对了,钥匙是鹿丸给的。鸣人你今天辛……哇...”
   
        佐助一个健步冲了上去,啪的抱住了自家哥哥,撒娇般的用脸在鼬的脖颈处蹭了蹭

       感到被抱着的身体陡然僵硬起来,尴尬的杵在原地不知所措,佐助整个人都愉悦起来。

        “哥,我想你了~”

        “啊……我也...想你”

      有史以来第一次捉弄成功自己哥哥的佐助发现,这里也没有那么难熬了。

评论(30)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