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废猫

最近水逆(=_=)

论如何将佐鸣掰成鸣佐(9)

宇智波鼬起了个大早,梳洗完毕,开始翻箱倒柜,从层层衣物底翻出不知道压了多少年的套装,普普通通,没有牌子,自打成名后在公共面前就再也穿不出去的那种。

又在抽屉里翻出多年前的一副墨镜。

小辫子也不梳了,头发散下来,还别说,标准的黑长直,顺的能把自家老祖宗气死。

刚起床的止水看见吓了一跳
“小鼬,你这是要去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探班”

“探班?你现在就像要找个小巷子和大蛇丸做一笔什么交易”

“为什么是大蛇丸?”

“不知道,大概是他……长了张反派”

“好了,我走了”

鼬打断他,一闪身出了门,不动声色的观望着四周的动静,贴着墙小心翼翼的走了。

“的脸……”
止水坚持说完,望着鼬的背影幽幽叹了口气
“怎么看都像是要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啊。”

去探班,探的当然是宇智波佐助的班。

自打自己的弟弟在一夜之间变了性子,从前兄友弟恭的日子真是一去不复返,鼬表面上不动声色,但止水可看的出来他心里可不平静,何止不平静,简直是风起云涌,一刻也不消停。

止水洗了把脸,想。

憋了两三天,终于要行动了。

但,探班探的这么鬼鬼祟祟的倒是不多。

有句话叫无巧不成书,还有个词叫无独有偶。

那边鬼灯水月携着香磷,带着大蛇丸的亲切祝福也出发去往剧组了。

“佐助助助助助助 ! !”

鸣人从背后扑向正在看剧本的人。

佐助吓了一跳,没拿稳,剧本“啪”掉在地上。

他也不恼,就着这个姿势侧头就在鸣人脸上“吧唧”一口。又云淡风轻的捡起剧本。

“什么事?”

主动撩的这个倒是被亲的猝不及防,脸腾的就红了
“没没没没事”

远处暗中观察的鹿丸惊掉了一根烟,捅捅旁边的佐井
“看见了吗?”

“他们那么大的两个人在那,我又不瞎,折腾的那么大声,我又不聋。”

“……”

“鸣人不还是那样,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喜欢佐助”

“可佐助不该这么云淡风轻啊?现在看着这两个人简直看到了柱斑的翻转。”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看佐助已经到了宇智波斑的火候,毕竟宇智波祖传面瘫还是好用,至于鸣人,他的蹭的累忽然就不蹭的累了,一发直球就给他打懵了。”

鹿丸十分赞同的点点头。

“那依鸣人的性格,岂不是要……”

“一直撩,直到自己能面不改色的接住佐助的直球。”

“…………”

“…………”

两人对视一眼,又各自将头撇向一旁,鹿丸重新点燃一根烟,佐井眯着眼笑起来。

[妈的迟早烧死这对狗男男]

宇智波佐助瞟了一眼那边的两人,他不傻,他能感觉到自从自己一觉醒来,身边的一切就都微妙的不一样了。

先不说外貌一百八十度转变的鸣人,虽说长的更“帅”了,但至少对自己的态度没变,也依旧爱粘人。

其他人就不同了,昔日情敌卡卡西,宇智波鼬都没有给自己以往的危机感,甚至于,宇智波鼬每次看自己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痛彻心扉”的表情,搞得好像他喜欢的不是鸣人而是自己一样,哇,简直恶心的一批。

依现在的情况,不是他在做梦,就是他在生病,还是精神上的,可能关起来一辈子也治不好的那种。

虽然不想承认,但明显后者可能更靠谱一点,因为他从刚才开始就感到有人在看他。目光四处搜寻了,却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物。

几个工作人员忙着布置道具,留给他一个背影,佐井鹿丸在讲剧本,鸣人出乎意料的很乖,静静的坐在一旁。

当然,他一转身,刚才还在搬道具的工作人员立刻也转身盯着他。从墨镜后射出的尖锐的审视的视线。

佐助下意识挺直了腰,说不在意是假的。

简直是如芒在背,毛骨悚然。


评论(13)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