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废猫

最近水逆(=_=)

[也青]他们成精了

第一篇也青

ooc ooc ooc

慎入,以及多包涵

那啥,除了也青,其他站官配。

1.

诸葛青是块玉石,被主人从一个不知名的古玩市场淘回来,放在古董架的第二层。

据传他是三国时期蜀国丞相诸葛亮所佩之玉,由诸葛家后人代代相传,不小心流落民间,于是,他的主人对他极其爱惜,整个第二排就只有放他一个石头。

主人是个狂热的古董收集着,每个人都有一点自己的兴趣爱好,这没有什么问题,问题是,主人没钱。

他这块传的邪乎的玉石,价值500块毛爷爷。

2.

诸葛青作为世上活的最通透的石头,之一,对自己几斤几两门儿清,但这并不妨碍他仗着这个吹嘘出来的身份去泡妞。

这古董架上,大大小小,上上下下,老老少少,所有性别为女的古董没有一个能逃出他的套路。

除了夏禾。

一青花瓷,这小妞儿刚来就被放在了他的身边,身份就比其他妖艳贱货高了一等,而且见识阅历极其丰富。

最重要的是,对他的撩妹技术嗤之以鼻。

3.

“武侯的玉佩?呵,当我看不出来你丫身上的是简体字啊”

对此,诸葛青同学表示,漂亮的姑娘怎么怼自己都是可以忍受的。

4.

“嘿,说的就跟你身上刻的周杰伦不显眼一样!”

5.

所谓不打不相识,短短半个月两个东西就成为了可以共用同一块地儿的好朋友。

又短短半个月,夏禾就撩遍了所有架子上所有性别为男的古董。

诸葛青同学表示热烈庆祝,这样他们就会把注意力转移到争锋吃醋当中,而不是每天琢磨着怎么在不伤及自身的情况下把诸葛青同学震下去。
6.

诸葛青告诉夏禾自己有喜欢的人的时候,
那个女人正在撩一个离她八丈远,立在墙角的一个叫张楚岚的扫帚,十分敷衍的回了句

“奥”

“是个男的。”

“奥”

“就在对面的桌子上。

“啥?????”

“别,别蹦。在摔着自己。”

7.

对面的桌子上有夏禾的意中人。

“你喜欢的是灵玉吗???”

“不是。”

“…………”

“? ? ? ? ?”

“奥”

呸,有色无义。

8.

插一句,张灵玉是对面桌子上的一块镜子。

颜值和诸葛青同学媲美。

好看是好看,就是被带回来的时候缺了一个角,关于缺的这个角他闭口不谈,后来诸葛青从夏禾的只言片语中也能猜出来这两个的过往。

他俩是同一个店里的,开始的时候位置还挨着,孤男寡女,干柴烈火,半夜里打算干点羞羞的事儿,可惜由于都是第一次,力度缺乏把握,张灵玉就‘哐’的摔到了地上。

好在没有碎掉,但边边角角倒是免不了缺的。

你问什么是羞羞的事?

就是蹭阿蹭的靠在一起,一个瓶子和一个镜子还能干什么。

9.

诸葛青说 “大小姐你就不关心我吗?”

夏禾说 “你撩过的妹可是和我撩过的汉子一样多”

诸葛青说 “可我这次想撩的是个汉子”

夏禾说 “那怎么了,只要不是灵玉,爱谁谁。”

诸葛青说 “你快问一句吧,不然这剧情还怎么往下走!”

“…………”

“????”

“在理”

很好,倒带。

10.

诸葛青告诉夏禾自己有喜欢的人的时候,
那个女人正在撩一个离她八丈远,立在墙角的一个叫张楚岚的扫帚,十分敷衍的回了句

“奥”

“是个男的。”

“奥”

“就在对面的桌子上”

“啥?????”

“是灵玉吗?”

“不是。”

“那是谁?”

“就在他旁边。”

夏禾瞟过去一眼,镜子右边是一只口红,转念一想,不对,傅蓉可是女的,又一转心思看向了左边。

一个保温杯,一个套着灰色不明布料做成的杯套的保温杯。

耷拉着半拉眼皮,让人不知道他是刚睡醒还是刚犯困,懒懒的向架子这边投来目光,夏禾与他对上目光,一时间竟觉得自己也有些困了。

开玩笑吧。

“你他娘的喜欢王也!?”

11.

诸葛青开心的眯了一双眼

“帅吧!”

12.

夏禾不愧为见识过大风大浪的瓶子,她的目光在两个东西之间来回巡游了一番

“天造地设啊青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3.

张楚岚最近很是郁闷,古董架上那个叫夏禾的瓶子老是撩他,按理来说有个美女撩你是个天大的幸事,但他大概这辈子和美女无缘,因为每次他蠢蠢欲动的时候,桌子那边射来的眼刀都能把他凌迟。

冯宝宝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不值。

张楚岚深以为然。

14.

冯宝宝你也不知道?

就是和张楚岚配套的簸箕。

15.

诸葛青有一天是被震醒的,满架子的女性古董都跟疯了一样嗷嚎。

他登时就醒了

“地震了吗?”

“地震个头,是你男人。”

夏禾,架子上唯一没被影响的女性没好气的说。
开玩笑!她是个瓶子,震下去可就回不来了!

罪魁祸首是桌子上的王也,主人给他换了一个新的杯套。

整个瓶子露出了大半,原本被丑陋的杯套盖住的光泽现在都展现出来了,整个瓶bulingbuling的发着光。

“不愧是我看上的瓶子。”

“谁说是你的了”

生命依旧处于危险之中的夏禾再次没好气的说

“人家都没表过态好吗。”

16.

后来夏禾老拿王也来刺激诸葛青

“你这是单恋啊青仔”

诸葛青弯着那双眯眯眼,笑着回,你怎么知道我是单恋。

那个时候夏禾下意识的向桌子那边看,与王也的目光对上一瞬,那目光轻描淡写的从她那里掠过,停驻在她的身旁——身旁的诸葛青上,半晌未动。

懒散的人莫名的散发出光彩。

“青仔啊。”

“恩?”

“天造地设。”

评论(7)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