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废猫

最近水逆(=_=)

岐路

原著向,接699,对AB结局不满的发泄之作,篡改原著有,改写the last有,ooc属于我。
  漩涡鸣人在临近18的年头迎来了一生中或许可以说是最重要的事——他要结婚了。
  相方是一个温柔腼腆的女孩,是一个暗恋了自己多年还为自己豁出性命的女孩,是一个被自己永远亏欠的人临终托付给自己的女孩,是一个……
  漩涡鸣人的思绪停止了,他将头抵在火影公室巨大的落地窗上,看着下方街道上人来人往,竟感到一片茫然。他发现自己罗列了许多理由,唯独缺少最令人信服的一个。
  ‘是一个他爱的女孩’
  这一点,一旦他想到这一点,就会感到五脏六腑搅在一起,有什么横亘在喉咙中,带给他溺水般的窒息感。他心底有个声音在拼命的反驳。
  [不,不是的]
    那个声音说
  [你不爱她]
  他感到自己又变成了7岁的孩童,对前路一无所知,只是随着众人的说辞来做大家认为正确的事。可是他自己呢?自己想要的又是什么?
   可惜的是,连他自己也不清楚。他从小就不是一个多么聪慧的人,现在依旧不是。岁月似乎只是拔高了他的骨节,雕琢了他的面容。使他看起来更加挺拔坚毅,可他的心,虽日益坚强,但面对感情仍旧迟钝无比。
  “啊啊,已经不能用迟钝形容了吧”他自我吐槽到“真是的,哪有新郎在结婚前还像喔我这样犹犹豫豫的”
  ‘但是,但是啊’他又想‘我果然还是不能……’
  鹿丸推门而入看到的就是又不好好办公的-正在发呆的火影候补一枚,和堆积如山的-从早上到现在直观上一份未减的文件一摞。他瞄了一眼自己手中一摞新的文件,有看了看正在窗边发呆的鸣人,简直忍无可忍!
  “漩涡鸣人!给我过来办公!”
   “唉……”对方充耳不闻,只对着窗外的落叶叹了口气。
  鹿丸见状仰天翻了一个白眼,将手中的文件放在办公桌上,又抬手捂住耳朵,开口:
  “诶,佐助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sasukeeeeeeee!!!!!!”
  捂住耳朵的鹿丸“…………”
  发现又被骗了的漩涡鸣人“………………鹿丸你敢不敢换个招式!!!”
  “不敢”鹿丸十分没骨气的回答,然后开始惯例的说教“我拜托你也有点自觉好吗!你这也是要当火影的人了,一天天的伤春悲秋是怎么回事?还不办公……”
  您的好友鹿丸已开启唠叨模式。请开启待机模式以减少伤害。
  说了半小时之后,鹿丸口干舌燥,伸手去拿桌子上的水杯,在此过程中还不忘在再操心两句“我说你也别一天到晚‘佐助’‘佐助’的了,人家出游呢,根本回不……”
  然后鹿丸就看见七代目候补大人刚才还呆滞的面庞一下子生动起来,蓝眼睛‘叮’的一下子亮了。
  鹿丸心想我刚才说了那么多合着你只能听见这俩字儿是吧,那是什么奇怪的开关吗?!
  但开门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诽谤,他循声望去,见刚才自己口中的人正站在门外。黑发一如既往的翘在脑后,深色的披风衬得肤色越发白皙,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侧着身子似乎在和门外的什么人讲话。
  [完了]鹿丸想[来不及捂耳朵了]
  “sasukeeeeeeeeee!!!!!”

 
 

   
 

评论(6)

热度(74)

  1. 💔一只废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