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废猫

最近水逆(=_=)

论如何将佐鸣掰成鸣佐(一时脑抽的产物)


  这是一个佐助不小心穿进一本极度ooc的佐鸣同人小说的故事,所以有少量的佐鸣描写,注意避雷。佐助内心活动极为剧烈,话痨属性全开(虽然都是内心吐槽),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1
  宇智波佐助几乎是立刻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他坐在沙发上将手机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屏幕亮起,出现的不是他和哥哥的合照,而是他和……大概是鸣人的人的合照——那个人比他认识的鸣人白,甚至比搂着他的自己还白,头发软软的垂下来,蓝色的眼睛愣是比本人真实的要大上一圈,还水汪汪的——就像用了某p图神器。
  但是,会有人把自己往恶心了p吗?佐助无不恶意的这么想。简直没眼看。
  如果以上还能用鸣人报复自己为了哥哥而推掉和他的约会所做的恶作剧的话,那为什么已经6:55了,他那亲爱的哥哥还没有来哪怕一个电话用十万火急的语气询问自己出了什么事,为什么还没到家?家族聚会7:00明明就开始了才对。还是说,这是什么新的整蛊项目,被整对象还是自己?
  佐助为这恐怖的猜测通体生寒,毕竟仗着年纪小和长辈的宠爱,他可没少捉弄别人。
  小叔叔一会儿不会从什么奇怪的地方冒出来吧……浴室,窗户,还是花瓶?……
  不,等等,佐助终于找到了问题所在,这剧情从一开始就不对,自己为什么在自家公寓?为什么没有回家?明明为了那群人还特地放了鸣人鸽子啊………
  (鸣人:…………)
  说起鸣人,那家伙也没有给自己打电话,平常不都是死缠烂打也要跟去嘛,果然生气了吗?
  “忽然很想见那家伙啊。”
  下一秒佐助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推门而入的家伙长了一张和他手机锁屏上的疑似鸣人一模一样的脸,站在门口犹犹豫豫的要进不进的,踌躇半晌才‘挪’到他面前
  “……佐助,你……别生气了。”他那蓝色的大眼睛蓄满了水,还十分无辜的眨了眨。
  佐助此时万分庆幸自己有个祖传的面瘫技能,能让他在内心万马奔腾时面上依旧平静无波,所以他面无表情的抬头与其对视
  “对不起,你是谁?”连声音都稳的一逼
  “我是鸣人啊佐助!”对方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我好像立了什么不得了的flage啊……]
  [你是鸣人?说你是鸣人和雏田的基因混合种我还能信几分。]
  [别闹了,没有古铜色皮肤和180的身高还敢自称鸣人]
  [这怕不是小叔叔的‘月之眼’计划已经完成了,以后见到他一定要为自己曾经带团嘲笑他而道歉]
[实物和图片严重不符啊,能换吗?]
  就在佐助脑回路九曲十八弯的时候,那个鸣人忽然一下子扑到他身上,然后就开始掉眼泪
  “佐助……呜……我和我爱罗真的没什么。”
  佐助:……等等,这段话好熟悉啊
  “你是不是今天下午和他见面的?”
  “……是啊”
  “在哪?”
  “……游泳馆”
  “他是不是强吻你?”
  “…………”
  “还让我给撞见了?”
  “…………”
  “我懂了。”
  佐助一把推开鸣人,打开手机,果不其然,日期显示为6月23日——正是风娱的我爱罗来木叶开演唱会的日子,他从刚才就一直忽略了日期这一点——今天明明是7月15日,结合这个‘扭曲’的鸣人和诡异的剧情,他明白了。
  说起来,这一切都是水月的锅。
2
  就在昨天——7月14日的下午,自己还在和水月在木娱楼下的咖啡厅谈话。
  当时的情景大约是,佐助一脸苦大仇深,相当悲愤的咬了一口番茄表示
  “我要反攻。”
  对面的水月咬着吸管,伸手去拿另一盒酸奶,眼皮都懒得抬一下“第156次…………这次是谁又刺激到你了?”
  “不,不是刺激,而是真相。你看。”
  这一看水月就明白了,佐助手机页面上显示的是一个投票活动:‘鸣佐or佐鸣?’,结果显示佐鸣的呼声比鸣佐高出一个百分点,投票下方是两方粉丝在掐架……
  [现在的粉丝真是无聊至极,这么闲不会为祖国建设多做点贡献吗!?净给这个小祖宗制造折腾本大爷的机会。]
  “看到了吧水月,民意如此,我才应该是攻”
  [那是他们没有看清你傲娇的本质]
  “所以快帮我想办法搞定漩涡鸣人”
  “搞定漩涡鸣人?”水月当场就炸了,“是漩涡鸣人搞定我吧!你忘了上次被他发现是我出的主意之后……合着在医院躺上七天的不是你是吧!”
  “躺上七天怎么了?我那次也在床上躺了七天啊。”
  [喂喂,你刚才好像透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啊。]
  “这一切不过都是我成攻大业上的一小点考验而已,相信我,这次我们一定会成功的。”
  [别擅自把我也算进去啊……]
  水月看着对方‘想不出办法,这个月都别想有酸奶喝’的表情,默默的擦去鼻尖上的冷汗,在生命与酸奶之间挣扎一秒,果断用佐助的手机快速搜索了一篇佐鸣文。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首先你要了解鸣人是受时是怎样的状况。掌握主动。”
  然后,他就花了将近一天的时间看了四分之三,实际上他并没有从中获取丝毫经验,毕竟这俩玩意儿除了和自己以及鸣人一模一样的名字外,哪儿哪儿都不一样,就连长的都不一样,完全没有代入感。
  你他妈告诉我这个被所有男人喜欢,还动不动就哭的梨花带雨的人是鸣人?这怕不是哪本香磷看的霸总文学里一个没有叫正常名字的白莲花女主。
  关键是作者还是写的现实向,根据他们的行程+自己的yy,每日一更,简直完全放飞自我。
  好比他刚看到的我爱罗来木叶那一次,哪有什么‘游泳馆捉奸’,分明是他们三人在木娱楼下的咖啡厅谈天,佐助记得清清楚楚,当时自己在啃番茄,鸣人在吃拉面,我爱罗由于正在开演唱会,在喝润喉的糖浆(咖啡馆:你们就不能吃点喝点能在我这里买到的东西吗?!啊?!)气氛和睦,餐点怡人。
  和她写的内容完全不一样,虽然如此,佐助依旧读了不少,毕竟看到叫鸣人的被叫佐助的欺负就很开心。
  临近傍晚,他就让司机载他回本宅,然后,他似乎在后座睡着了……再次醒来就在这个该死的小说中了。
  看着对面那一只低配版漩涡鸣人,佐助感受到了来自水月(划掉)世界(划掉),来自作者深深的恶意。
 

评论(14)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