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废猫

最近水逆(=_=)

论如何将佐鸣掰成鸣佐(5)

   久远的我都快忘记剧情了…………

    四周完全寂静下去,月亮隐进云层之中,
向窗外望去什么都看不到,黑色的幕帘一层又一层的堆叠起来, 已经是深夜了。

   宇智波大宅倒是灯火通明,家族里所有能来的都来了,宇智波佐助坐在这群人对面,漩涡鸣人在他旁边守着,一群宇智波家的人密密麻麻的挤满了沙发,真正关心佐助的,真正关心佐助外加凑热闹的,总之不少,黑色的真皮沙发发出‘吱吱’的抗议声,宇智波斑眉头一皱,抬脚就把身边的带土踹了下去。

    带土反应十分敏捷,在自由落体的途中发出一系列“******”被和谐的问候语。

   有时间问候别人没时间躲开,完事还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戴上了面具。

    “这个世界是虚假的,辣鸡,你们都是辣……”

    卡卡西眼疾手快,掀起面具,抄起红豆糕就是一塞。

    “阿飞最喜欢卡卡西前辈了~”

      一系列操作看的佐助目瞪口呆。
    
      鸣人只当他是日常嫌弃,还安抚性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后者十分不自在的皱紧了眉头。

      “说说吧,怎么回事?”

      斑话音刚起,泉奈立刻跳出沙发,晃荡到佐助面前,左右看了看,还捏了捏脸,回给自家大哥一个纯真无害的笑容

      “我看没什么不同啊……”

      当事人之一的佐助‘啪’的打掉了还在他脸上的手

      “不同啊……啊哈哈哈小佐助,来让泉奈叔叔好~好~看~看~你~”

       当事人之二的鸣人一把将人揽到自己怀中,手上一遍一遍的顺毛,笑的异常灿烂,盯的泉奈浑身不自在。

     当事人之三的鼬窝在沙发最角落,显然深受打击,整个人呈神游状态,止水正在拿着丸子伺机投喂。

     当事人之四的卡卡西见状拍拍手上的红豆糕残渣,认真又负责的讲了一遍。

     “所以现在佐助病了。”

     “还妄想着所有人都要和他抢鸣人。”

      “关键他的身体各项指数都十分正常”

     “身体健康?那不就是没事了吗?散了吧散了吧!”
       
      斑扫了一眼挂钟,分针再死命的跳哒几下,这一天就要翻篇了。

       一群人再怎么聚在这儿插科打诨佐助的事也解决不了。

     于是大家长本着人道主义精神,让大家各回各房间。

     各回各家已经太晚了,先在这儿住上一晚。
     
       一群没良心的真是说散就散,睡魔功力深厚,把一群人折腾的够呛,尤其是卡卡西,让人不由得担心他走在半路上就眼皮一瞌,交代在那。

       相比之下,鸣人就发挥了一个年轻小伙儿应有的精力。更何况他本身就担心佐助担心的够呛。

      拉着人轻车熟路的到佐助的房间,刚把人塞进去,锁上门,回过头,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询问的话,就被对方的抵在墙上,嘴唇被堵上,当对方把舌头伸进来的时候,他的大脑非常合时宜的当了机。

     这是佐助??没喝醉的佐助能干出这等事???

      反正怎样都好,难得傲娇的爱人能这么主动。只需要享受。

     房间里的气温持续升高,汗水混着香水发酵,两个人终于把对方剥干净,像两条光溜溜的鱼一样交缠在一起。

    佐助的手顺着鸣人的脊梁一路向下,在到达某个地点是停顿,修长的手指驾轻就熟的打算刺进去。

     手腕却被牢牢钳制住。

     抬头就对上蔚蓝的眸子,鸣人整张脸显示他明显还沉浸在情绪之中,那双漂亮的眼睛倒是冷静下来,沉淀了刚才一层一层的涟漪。

    “小佐助打算干什么?似乎主动过头了啊…”

    “怎么?”佐助由着鸣人将自己一个翻身压在身下,漆黑的眸子愉悦的眯了起来,水光潋滟,他的一只手被钳住,就另一只手揽过身上人的脖颈,拉进,用温热的吐息舔舐对方的耳畔
       “想坐上来自己动吗?”

        简直就像身经百战的情场高手,还是上面那个。

        
        鸣人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当晚,整个宇智波家族的人第二次聚集在大厅。

        “说真的,我头一次看见你们的脸就想吐。”
         泉奈没骨头似的倚在斑身上说
         “当然,大哥除外”
      
         带土倒是兴致勃勃,坐在地毯上等乐子。
         顺便让卡卡西靠在自己身上,他银发的恋人打了不知道第几个哈欠,慢悠悠的发表意见。

        “这真是我度过的最漫长的一个夜晚。”

       
         “各位!佐助绝对有问题!!”   

         “又怎么了?”
   
         “有问题也是鼬的麻烦吧,对于我们的态度除了关于你的不切实际的幻想,不是挺正常的吗?”
    
        “不是啊!佐助的记忆完全和现实不一样,不信你们问!”

        “啊?”

         “佐助,柱间和斑是什么关系?”

          “敌对家族各自的领头人。”

          “你和鼬是什么关系?”

          “互相看不顺眼的兄弟。”

           “你和鸣人呢?”

            “恋人。”

            “至少这个是正常的。”

            “不,应该这么问,你和鸣人谁上谁?”

          佐助立刻摆出这还用问的表情

          “就他那身板……”

           其他人在两人之间来回打量一圈。

          
            这个佐助是个傻的。

          不要纠结泉奈奈与佐助的辈分,我真的不知道该他们两个什么辈分(* ̄m ̄)

评论(10)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