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废猫

最近水逆(=_=)

你们究竟怎么搞到一起的 (1)

 
现代架空,恺楚偷偷交往中。

ooc ooc ooc  慎入,就是想写这种~

    路明非早起买早餐的路线是一条笔直笔直的,笔直笔直的穿过他老大家门口的路。

    这是一切悲剧的源头。
 
    当天他特意起了个大早,哼着小曲儿,溜溜哒哒的朝着自己的早餐进发时,好巧不巧的看见一团金色被某种不可抗力从屋子里‘丢’出来,又被‘哐’的一声隔绝了最后挣扎的路。

   向来吃不得一点瘪的金发男人,攥紧了拳头,举起来,在门前停了那么几秒,又泄气般的放了下去。
 
   那不复往日整洁的金发随着主人揉捏眉心的动作毫无规律地颤了颤。

   看背影居然有几分委屈。

   路明非很没有良心的笑了出来。

   然后,刚才还失魂落魄的金毛闻声立刻转过头化身一头雄狮,眼刀不要钱一样飞过来,王者睥睨天下的神色透露出警告:

    ‘说出去你就死定了。’

    路明非高举双手以示没种,继续溜溜哒哒的走了。

     他当然没有哼歌。

     他在忍笑。
  
     
      “芬格尔我跟你讲,老大他被师姐扔出家门了!!我亲眼所见!!…………大爷不加香菜谢谢…………不是师姐??那谁还能在老大家里过夜?你不信我??”

      “不是信不信的问题……”

      芬格尔在电话那头幽幽的说

       “……师姐刚到我们家”

       八卦如路明非,还是从他的语气中窥得一丝幸灾乐祸的快意。

       啧啧,没人性,我都是给你带坏的。

      

      于是,路明非提着煎饼果子溜溜哒哒的回家时,毫不避讳的又一次路过了恺撒的家门口。
       
      彼时金发的男人已经凭借自己的能力成功的让门内的人给他开了一个缝。

      路明非就远远的站在他身后,顺着缝,扒着眼往里看,看到一撮蓝毛

      正心想不会吧……

      就听恺撒怒不可遏的来了句

      “楚子航你到底想怎样??”

      路明非默默的掏出手机,对听到响动回头的恺撒露出灿烂的微笑。

      半分钟后,芬格尔叼着半个面包出现了。

      “呦呵”

      他开口,然后面包‘啪’的掉了。

       “shit! ”
      
       路明非嫌弃的看了一眼,问,“师姐呢?”

       “去接苏茜了”

       他把面包捡起来丢进垃圾桶

       “你是没见到那个样子,跟她的鱼尾纹一夜之间都没了一样。”

       一分钟后,诺诺拉着苏茜到了。

       恺撒看着自家门前的四个人,  只悔没在一开始就先灭了路明非的口。

      楚子航就站在他身后,黑色的瞳孔无波无澜,缓慢的扫过他们。

     他叫:“恺撒”

     对方一个激灵,笑靥如花的回头

     “什么事?”

     嗷嗷嗷嗷!!!!

     楚子航拽过他的衣领,倾身吻了他。

      路明非石化在当场。

     芬格尔十分有职业素养的‘咔嚓咔嚓’起来。

      诺诺和苏茜用刚好让每个人都听到的声音咬着耳朵

     “我就说他俩有问题。”

     “妈的死gay...”

    
     

评论(1)

热度(93)